| | 添加收藏 / 設爲首頁
首頁 法院概況 新聞中心 司法公開 訴訟指南 法官園地 法苑文化 法院執行 專題報道 庭審直播錄播 機構設置

 

關于農機作業服務事實合同的認定

原告孫振東訴被告周雲閣農機作業服務合同糾紛案

  发布时间:2019-06-04 15:53:04


業服務合同糾紛案

一、案件基本信息

1、判決書字號

黑龍江省綏化農墾法院2018第725號民事判決。

2、案由:農機作業服務合同

3、當事人

    原告:孫振東,男,1965年5月15日出生,漢族,黑龍江省紅光農場職工,住黑龍江省海倫市紅光農場場部。

    被告:周雲閣,男,1967年9月12日出生,漢族,無職業,住黑龍江省海倫市紅光農場場部。

二、基本案件

    2014年原告和紅光農場簽訂農機轉讓合同,由原告購買農場的大馬力機車,農場給每台大馬力機車匹配900垧地的作業面積,紅光農場南古鎮管理區(包括11、12、13、14作業站)爲原告農機作業服務範圍。被告承包地在南古鎮管理區第13作業站,地號是20-1,面積是636.49畝(42.4垧)。2015年原告沒有直接向原告提供機械作業服務。因被告在其承包地中挖溝,致使其承包的636.49畝(42.4垧)地中有6垧地不方便機械作業,該地塊原告三年來(2016年、2017年、2018)沒有爲被告提供作業。三年中,原告爲被告每年實際提供了36.75垧地的農機作業服務,按農場文件規定收費標准爲610元/垧(聯合整地一遍350元、耙地一遍130元、起壟130元)。種地戶每年3月20日到4月20日期間向有機戶交納機械作業費。

另经法院查明,南古镇管理区2016年之前机械作业费是由农场向种地户为原告代收。2016年1月30日,红光农场下发红场发[2016]3号黑龙江省红光农场关于孙振东组建规范性农机合作社的意见,规定农机合作社2015年秋季及2016年春委整地作业按照《红光农场2015秋整地工作实施方案》执行,在不违背上级相关政策情况下,从2016年秋季开始,可以参照农场当年下发的整地方案,合现作业,合理收费。被告在第13作业站承包的636.49亩发展经营田,一年一和红光农场签订耕地承包经营合同。2015年因秋涝导致无法整地, 2016年春整地时,种地户与原告协商,由种地户自行整地,每垧地给原告200元费用,有的农户向原告履行了此款的给付义务。

三、案件焦點

    原、被告之間是否形成農機作業服務合同;如形成合同關系,被告欠付原告多少作業費及利息。

四、法院裁判要旨

    黑龙江省绥化农垦法院经审理认为,根据国家政策,原告响应农场号召购买大马力农用机车,在农场为原告指定的作业区域内为被告提供了农机作业服务,被告进行了种植经营活动,应当视为原、被告之间形成了事实的农机作业服务合同关系,且该合同关系合法有效。被告不及时向原告履行给付农机作业服务费义务,已构成违约,应当承担违约责任。原告实际每年为被告提供36.75垧地的农机作业服务,但原告在起诉中向被告主张每年36.4垧地的农机作业服务费,未主张部分是原告对自己权利的放弃。综上,原告要求被告给付农机作业费66 612.00元[36.4垧×610元/垧×3年]的诉讼请求,应予以支持。关于利息应按照当地交易习惯(每年4月末前)按中国人民银行规定的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计算较为适宜。被告应给付原告2016年、2017年农机作业费利息为2 897.50元=[36.4垧×610元/垧× 4.35% ×2年(2016年5月1日至2018年5月1日)] +[36.4垧×610元/垧× 4.35% ×1年(2017年5月1日至2018年5月1日)]。本息合计69 509.50元。

關于被告自行整地每垧給付原告200元費用問題。原告不能提供證據證明,因2015年秋澇,雙方協商由被告自行整地,被告每垧給付原告200元費用這一事實。因此,對原告的此項訴訟請求,不予支持。同理,本院對原告要求被告支付因未連片無法提供農機作業服務的6垧地,每年每垧地200元費用的訴訟請求,不予支持。

    关于原告向被告主张差旅费5 000.00元及被告要求原告给付买猪款的问题。因原告未提供向被告索要欠款支出差旅费的相关证据,本院对原告的该项诉讼请求,不予支持。至于被告认为与原告之间存在买卖关系,被告应当另案向原告主张债权。

    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合同法》第一百零九條、第一百一十三條,《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六十四條第一款的規定,判決如下:

被告周云阁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给付原告孙振东农机作业服务费66 612.00元,利息2 897.50元,合计69 509.50元。五、法官后语

    本案焦點是原、被告之間是否形成農機作業服務合同;如形成合同關系,被告欠付原告多少作業費及利息的問題。農機化技術推廣新時期發展的趨勢,也是新技術和農業機械轉變生産力的一種途徑,有效的促進了我國農業規模化和産業化。改革開放以來,黨和政府對農業發展越來越重視,同時,對農業機械化的推廣力度和投入也逐漸增加。本案例正是在這樣的背景下發生的。本案例中的紅光農場爲鼓勵農戶購買大馬力農用機車,農場給每台大馬力機車匹配作業面積,劃定農機作業服務範圍。一般,農機作業服務合同應包括以下幾部分內容:作業內容、作業標准及結算方式、簽訂合同雙方的權利與義務、違約責任、發生糾紛的調解方式等。但是實踐中,農機車主和種地戶不會形成書面合同,一般以口頭合同約定,且對結算方式、作業標准等沒有明確約定,在此種情況下,産生糾紛起訴後給法院的事實認定帶來困難,不利于人民法院依法保護農戶的合法權益。本案例,法官結合相關證據及農場的政策形式,通過庭審調查,從而確認雙方成立農機作業服務合同,得出判決結果的正確性、唯一性和合法性。

責任編輯:趙玲    

文章出處:綏北人民法院    

 
 

 

關閉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