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添加收藏 / 設爲首頁
首頁 法院概況 新聞中心 司法公開 訴訟指南 法官園地 法苑文化 法院執行 專題報道 庭審直播錄播 機構設置

 

未經股東會決議有限責任公司法定代表人放棄對其他企業投資的承諾是無效的

黑龍江藍牛飲品有限公司訴被告黑龍江北大荒藍牛食品有限公司等股東資格確認案

  发布时间:2018-11-09 09:32:18


    一、裁判要旨

    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在代表公司從事民事活動時要按照法律或法人章程的規定進行。依法應由股東會行使的決定公司經營方針和投資計劃等職權需由董事會或者股東會、股東大會決議。公司法定代表人對其作出的承諾屬無效民事行爲。

    1.判決書字號:黑龍江省綏化農墾法院(2017)民初字第702號判決書

    2.案由:股東資格確認糾紛

    3.訴訟雙方

    原告:黑龍江藍牛飲品有限公司。

    被告:黑龍江北大荒藍牛食品有限公司

    被告:張化文

    第三人:黑龍江北大荒農墾集團總公司

    第三人:黑龍江省紅光農場

    4.審級:一級

    5.審判機關和審判組織

    審判機關:黑龍江省綏化農墾法院。

    合議庭組成人員:審判長:倪海軍;審判員徐豔慧、張淑紅。

    6.審結時間:2017年12月14日

    二、訴辯主張

    1.原告訴稱

    2011年5月13日,原告與農墾綏化管理局爲代表的甲方簽訂了《合資經營米娃食品有限公司合同》,2012年2月10日合資公司命名爲黑龍江北大荒藍牛食品有限公司,同日制定了章程並報工商行政機關備案登記。公司成立前後原告共投入貨幣700萬,但第一、第二被告僅在公司章程中確認原告投入了500萬,原告2012年投入的200萬資金未納入章程未辦理變更登記,現被告拒不承認原告爲北大荒藍牛食品公司的股東,損害了原告的權益。原告爲維護其合法權益,特向法院提起訴訟,提出請求依法確認原告爲黑龍江北大荒藍牛食品有限公司的股東及依法確認原告在被告藍牛食品公司處投資股權700萬事實的訴求。

    2.被告辯稱

    被告黑龍江北大荒藍牛食品有限公司辯稱:原告確系公司的股東之一,對其出資700萬的事實無異議,但由于原告違約沒有按合同約定時間注入資金,經與原告談判協商原告承諾放棄其股東權利及出資的700萬元。所以原告訴請的事項是原告違約之前的客觀事實,在原告違約和承諾後已將其相應的權利進行了處分,即放棄了股東權利和700萬投資的事實。

    被告張華文辯稱:本案是原告與藍牛食品公司之間的股權確認糾紛,其爲藍牛食品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在公司經營期間的行爲是職務行爲,不應是本案的被告,主體不適格

    3.第三人述稱

    原告確系公司的股東之一,對其出資700萬的事實無異議,但由于原告違約沒有按合同約定時間注入資金,經與原告談判協商原告承諾放棄其股東權利及出資的700萬元。所以原告訴請的事項是原告違約之前的客觀事實,在原告違約和承諾後已將其相應的權利進行了處分,即放棄了股東權利和700萬投資的事實。

    三、事實和證據

    黑龍江省綏化農墾法院經公開審理查明:2011年5月13日,原告與黑龍江省綏化農墾管理局簽訂《合資經營黑龍江北大荒米娃食品有限公司合同》,約定雙方合資經營黑龍江北大荒米娃食品有限公司。綏化管局以原米娃公司非流動資産4327萬元作爲合資股權基數,原告以貨幣出資2200萬元,分6次出資到位:合同簽訂10日內出資500萬元,2012年出資200萬元,2013、2014、2015每年出資400萬元,2016年出資300萬元。合同簽訂後,合資公司注冊名稱爲“黑龍江北大荒藍牛食品有限公司”,原告方負責銷售和生産。原告簽訂合同後投資500萬元,2013年投入第二筆資金200萬元,兩次共投入資金700萬元。2013年9月4日,時任原告法定代表人的孫明遠出具承諾書,承諾由管局擔保在哈爾濱銀行的貸款500萬元及2013年年底應交管局的400萬元股金、20萬元優先股于2013年12月20日前一次性付清。如不能按期付清,承諾自動無條件放棄北大荒藍牛食品公司經營權及已交的700萬股金,不追究綏化管局的任何責任。2013年12月22日,原告出具《撤銷承諾函通知》,以孫明遠未經原告公司授權,其放棄股金的承諾未經公司股東會議討論,損害了原告的重大利益,孫明遠的承諾已超越公司授權爲由,決定撤銷孫明遠出具的承諾書。爲確認原告在北大荒藍牛公司的股東地位,原告將北大荒藍牛食品公司及其法定代表人並其他股東起訴至法院,要求確認其股東資格和出資數額。另查明,在簽訂合資合同時,孫明遠任原告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其作爲原告公司法人代表在合資合同上簽字並蓋章。2014年10月,原告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變更爲孫明全。孫明遠並非原告公司股東。

上述事實有下列證據證明:

    1.《合資經營黑龍江北大荒米娃食品有限公司合同》、《黑龍江北大荒藍牛食品有限公司章程》各1份,證實原告是黑龍江北大荒藍牛食品有限公司的發起人之一,投入合資股本700萬元。

    2.原告公司章程1份。證實孫明遠不是原告公司的股東。

    3.孫明遠承諾書1份。證實原告的原法定代表人孫明遠承諾:如不能按合同約定出資將自動放棄在北大荒食品公司的經營權和700萬元股金。

    4.原告公司發出的《撤銷承諾函通知》。證實原告股東于當年12月10日,向綏化管局發出《撤銷承諾函通知》。

    5.企業基本注冊信息查詢單。證實經工商登記查詢,原告爲北大荒藍牛食品公司的股東,認繳出資額爲500萬元。

    四、裁判理由

黑龙江省绥化农垦法院经审理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为原告是否具有被告黑龙江北大荒蓝牛食品公司的股东资格。被告北大荒蓝牛公司及第三人辩称,原告出资700万元是其公司股东是客观事实,但这一客观事实不是法律意义上的事实,原告的原法定代表人孙明远已明确承诺放弃其公司股东权利及出资的700万股金。其法定代表人的行为对外是代表原告公司的,至于是否侵犯了内部股东的权利是原告内部问题,股东可以相互主张,但不能对抗公司之外的第三人,原告公司基于原法定代表人孙明远的承诺已失去了相应的民事权利。本院认为,我国民法总则及公司法规定了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是依照法律或法人章程的规定,代表法人从事民事活动的负责人,其法律后果由法人承受。即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在代表公司从事民事活动时要按照法律或法人章程的规定进行。依据公司法的规定,公司的行为有常规交易行为和非常规的重大行为之区别,与公司发生交易的相对人应该具有判断交易行为属性的能力。公司法规定了对于公司中的重大交易行为,如公司与其它企业合并决定、公司处理重要资产决定,应当属于公司股东会的决意范围。《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十六条规定:公司向其他企业投资或者为他人提供担保,依照公司章程的规定,由董事会或者股东会、股东大会决议;第三十七条规定:股东会行使下列职权:(一)决定公司的经营方针和投资计划;…… 从上述法律规定可以看出,公司向其他企业投资及如何投资属于公司中的重大交易行为,是股东会行使的权利,那么如何处分这些投资自然也是股东会的权利。交易对方对重大交易应负谨慎调查的义务,不能仅仅根据法人代表的认可就确信其效力,其有义务审查公司是否召集了股东会,决议成立的条件是否符合公司法和章程的规定,否则可能会承担交易无效的法律后果。孙明远当时虽任原告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但其承诺放弃公司投资的行为未经股东会决议,也非股东的真实意思表示,对放弃的股权无处分权利,依据民事行为的生效要件,其行为应为无效民事行为。况且,在工商行政机关登记的北大荒蓝牛公司基本注册信息中,明确记载原告为股东之一,在工商登记信息未变更的情况下,孙明远的承诺不能对抗该工商登记。因此,对被告北大荒蓝牛公司及第三人的辩称意见,本院不予采纳。

    綜上,對原告主張具有被告黑龍江北大荒藍牛食品有限公司股東資格的訴求,本院予以確認。對于已認繳的出資數額因雙方無爭議,且不屬于確認之訴範疇,本院不予確認。

    五、定案結論

    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總則》第六十一條、第一百五十三條,《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第十六條、第三十二條、第三十七條的規定,判決如下:

確認原告黑龍江藍牛飲品有限公司具有被告黑龍江北大荒藍牛有限公司的股東資格。

案件受理费60 800元,由被告黑龙江北大荒蓝牛有限公司负担。

    六、解說

    本案焦點是原告是否具有被告黑龍江北大荒藍牛食品公司的股東資格的問題。其一,股東應當按期足額繳納公司章程中規定的各自所認繳的出資額,股東不按照規定繳納出資的,除應當向公司足額繳納外,還應當向已按期足額繳納出資的股東承擔違約責任,但是不能據此否認其股東資格。本案中,原告黑龍江藍牛飲品有限公司違約沒有按合同約定時間注入資金,其應當向黑龍江北大荒藍牛食品有限公司足額繳納外,還應當向已按期足額繳納出資的股東承擔違約責任。但是不能據此否認黑龍江藍牛飲品有限公司系黑龍江北大荒藍牛食品有限公司的股東;其二,公司向其他企業投資,依照公司章程的規定,由董事會或者股東會、股東大會決議。另依照相關法律規定:依照法律或者法人組織章程規定,代表法人行使職權的負責人,是法人的法定代表人,由董事長、執行董事或者經理擔任,並依法登記,公司法定代表人變更,應當辦理變更登記,但公司法人不一定必須是股東,法定代表人在國家法律、法規以及公司章程規定的職權範圍內行使職權、履行義務,代表企法人參加民事活動。據此,公司法定代表人履職需依法律或法人章程規定代表法人行使職權,對法律以及公司章程規定需由董事會、股東會、或股東大會決議的重大事項,無權僅以法定代表人身份私自處理。本案中,公司法定代表人孫明遠當時雖任原告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但其承諾放棄公司投資的行爲未經股東會決議,也非股東的真實意思表示,對放棄的股權無處分權利,依據民事行爲的生效要件,其行爲應爲無效民事行爲。另,與公司發生交易的相對人對重大交易應負謹慎調查的義務,不能僅僅根據法人代表的認可就確信其效力,其有義務審查公司是否召集了股東會,決議成立的條件是否符合公司法和章程的規定,否則可能會承擔交易無效的法律後果。

責任編輯:劉越    

文章出處:綏化農墾法院民庭    

 
 

 

關閉窗口